2016年4月19日 星期二

病  

 
(本篇小說榮獲2015年教育部台語短篇小說學生組第二名。)

愈讀彼張批,伊的目箍愈紅。感情的池滇--起-來,目屎輾,規面洗,四淋垂。

我毋敢講話,身軀直直坐佇膨椅頂,恬恬聽大廳吊鐘規律的拍phik聲,佮,不三時珠淚磕批紙慒心肝的滴答。

有風,huê過阮的頭鬃,大片的玻璃窗仔予斜西的溫暖日頭光走入--來。是暗頭仔,我應該來走--矣。

「先生娘!時間無早--矣,我愛先來去。」我起身,kha-báng捾咧,毋敢閣加共伊攪擾。

「你桌頂彼甌茶,一喙都無啉。」

我愣一下,閣坐落--來。

「30外冬過去,我也歡喜甘願--矣!伊欲轉去台灣共伊少年時代袂赴做的理想實現,我也做伊去。牽手一世人,晟養囝大漢嘛已經大學出業,無啥物通好遺憾,無啥物通好怨恨。...想袂到...是按呢的結局...」伊的目箍hàng,慼心慼聲,「林--先-生,感謝你專工提這張批來...」

~~~

陳教授in兜是我傷心旅途的上尾站。轉來到旅社,天色已經暗,賰無六點鐘!

佇我往過讀冊的時陣,陳教授佮我就是忘年之交,是恩師也是破腹好友。佇美國提著博士學位,做五冬外的博士後研究員,一直到轉來台灣的大學教冊這幾冬,阮的連繫毋捌斷--去,無論是人生抑是研究的課題,伊啟蒙、引𤆬我濟濟!

過去的三冬攏無伊的消息,我共佇美國的先生娘佮伊的後生探聽,嘛是霧嗄嗄。逐家焦心扒腹,四界揣無線索。先生娘講伊煩惱甲袂食袂睏,in後生講阿母仔無半冬就瘦十外公斤,家己的白頭毛嘛加幾若撮。無人予阮一个交代,教授就按呢無--去?

這,凡勢是上好个結局?無拍算我提著彼枝鎖匙...

~~~

我坐踮倚窗的桌仔頭前,面對電腦,心臟噗噗筅,倒手掠正手,猶咧掣,無法度拍字。這天大的祕密我按怎來共含吞?

我的頭殼咧欲爆發,烏白想,無法度踏擋...


教授已經死矣!

伊名聲真透,死了,逐台電視新聞攏有報。In攏講伊過去三冬覕佇山裡咧做lè-táu的研究,因為注神過頭煞攏無佮外界有消息連繫。啊!今,我知彼是用來掩崁真相的白賊新聞,毋過彼時,我是相信按呢嘛才會當接受伊的過往!緊敲電話去美國,報先生娘in斟酌台灣的新聞 - 我佇這爿感覺會著伊佇彼頭咧ge̍h-ge̍h顫:「無可能!伊無可能是無顧家庭的人--矣!」

這是一冬前的代誌...

這馬我心已經狂,決意欲共我知的一切攏寫--落-來!伊予我知的祕密,一年來我一直忍耐藏,咧燃心肝;總算,橫心欲來掀開這个罩,予逐家了解真相,予逐家知影驚惶,予逐家明白,咱猶有希望?!毋過,教授个真名我袂使講--出-來!掩崁伊的名,按呢佇我欲搤開的祕密內底閣hânn有一个最後的祕密,檢采人就袂傷認真看待這个故事,凡勢阮的性命會有保障?

我煞一直佇12樓的房間內底空坐!盡想一寡家己無法度鬥甲齊的,無蓋重要的tshih-tshuah代。阿!總--是,愛來做正經代誌較著,佇我離開這个mǹg-sǹg四界傱的世界進前。

~~~

3、40冬前,台灣社會非常平和。社會中逐个人的思想差不多,價值觀差不多,行為嘛精差無濟。佇這款平和的社會內底,經濟起飛,是一件誠自然的代誌。按怎講--矣?因為這款社會內底,政府官員掠外,百姓人攏骨力咧討趁 - in無拚勢做,未來的美夢就袂準信。逐家拚勢做,無人會有較特別的成就,「愛出頭,gâu缺角」- 這句話袂輸真理,佇平和的社會內底四界流傳。

雖bóng有彼款叫人毋通出頭的講法,毋閣,巧人gâu挵無人通擋。Hui--a就是這款巧人。

3、40冬前,台灣干焦少數人有才調出國。遮的人內底,有一大捾是生理人,in算是巧人的一種,gâu挵,gâu軁,有機會就四界liu,出國替台灣趁外匯。Hui--a,伊是另外一款人 - 留學生,這个身份佇彼時是稀罕閣難得!若毋是厝裡有錢,抑是身份特殊,想欲離開台灣去別國讀冊,就愛骨力考試,去共政府分彼號獎學金。

獎學金其實毋是拚勢去考試就分有。Hui--a共我講,伊有考二擺;第一擺的獎學金考試名義真龜怪,Hui--a想講試看覓嘛好,就去報名,結果連考都無通考,直接hông講伊資格無合,失格!Hui--a彼陣少年,伊知後擺閣有誠濟機會,就無共這件代誌囥踮心肝頭;放榜的時伊才小可去影一--下,名額干焦一个,嘛干焦一个人考牢;後來伊才知,彼擺都干焦一个人報名成功會使考試。隔冬閣一擺的獎學金考試,Hui--a選一个名義普通的科目報名,「欲來考這个科目的人不止仔濟,戶橂較懸,欲迒過無遐簡單。」Hui--a按呢想,結果,伊煞第一懸分考--過,提著三冬的獎學金,通peh出深井去看外口的世界!

Hui--a出國是去學醫學。伊的意志真堅定。伊講:「台灣醫學實在落伍,我欲來學先進的醫學智識,轉來咱的社會貢獻!」伊按算去遐全心拍拚讀冊,緊出業,緊轉來,按呢厝裡爸母有面子,家己佇社會中嘛好徛起。「醫人醫心醫社會!」,彼陣伊當少年的心無驚惶。

Siâng知?伊這一去就欲30冬!轉來到台灣,老爸的墓地,草仔已經發有一个人遐懸,親情幾冬前就共失智的老母送去安養院蹛。伊無機會有孝,嘛無機會吼。我問伊:「你敢會後悔出國--去?」,伊講:「袂--啦!」,紲--來,伊就共我講伊ê美國古。

Hui--a今仔出國留學的時非常謹慎細膩。第一毋敢烏白開錢,必要的食穿開銷掠外,賰--的,攏儉--起-來 - 遮的錢是tshuân來欲買貴參參的機票!留學生並毋是散赤苦憐的人,毋閣人佇外國是歹有確定的向望,儉一个本做轉去故鄉的保證顛倒實在。Hui--a講,儉錢予伊心肝定著,予伊敢對未來有按算;Hui--a按呢講,面的笑容煞反烏。

除起錢,時間是留學生上寶貴的物。政府分錢予留學生的條件是限制in一定時間內底愛提著學位,若超過期限,就愛家己想辦法傱錢。這个限制袂輸猴齊天頭殼頂戴的彼个金箍,大部份的留學生驚金箍縮絚,就拚勢佇學業頂面,毋敢烏白開時間佇別項。Hui--a本成就是欲來做一个好學生,時間有限予伊愈綿爛來拍拚。免講醫學院本底就較無閒,上課時間以外,伊攏乖乖仔佇學寮裡餾課業。Hui--a便笑便講,「佇遐過第一年的冬天,煞毋知落雪是啥物滋味。」

這款情形一直到Hui--a熟似一个台灣來的查某囡仔才有改變。彼个查某囡仔毋是醫學院的學生,是咧專門研究微生物的研究生。查某囡仔若像嘛是提獎學金來讀冊--的,毋閣伊的穿插較奅,氣質誠無仝。「伊攏有點胭脂,抹薄薄的水粉,半長的頭鬃虯虯崁耳仔,一副金耳鉤顯目。」Hui--a按呢形容伊記持內底彼个20捅歲的青春少女。

「是千金大小姐--矣。」Hui--a繼續佇記持裡,「醫學院佮微生物研究所有幾个相疊的必修課。我佮伊就佇上課時熟似的。」

Hui--a參伊按呢就有一部份仝款的趣味。講的話愈濟,互相就對趣味內底揣出愈濟趣味。趣味的線共in結做伙。「恁到底有相意愛--無?」,我按呢問,Hui--a笑笑仔應:「我嘛毋知。毋閣,我真佮意伊就是。」

「就算相意愛,恐驚仔嘛袂有結果。」Hui--a補充。

伊講,有一站仔,彼个查某囡仔會招伊去耍,去啉咖啡,踅街,看電影,跳舞。「我真躊躇。」,逐擺Hui--a攏愛考慮這逝閣愛開偌濟錢偌濟時間?「你是毋是無佮意佮我做伙?」「無--啦...」,Hui--a講伊彼陣有淡薄仔驚閣有淡薄仔忝,「有一个古錐的女朋友」這款想法佇伊心肝底咧擽,予伊生活顛倒反,無頭神lin-long踅。

「咱來旅遊,好--無?」彼个查某囡仔有一工按呢問Hui--a,提一張地圖,頂懸閣有紅筆箍--起-來的幾若个所在。

「這...」旅遊愛開袂少錢,Hui--a躊躇。

「咱這馬無來去𨑨迌,後擺可能就無機會--呢!」

「你若會按呢講?」

「咱誠無簡單才對台灣走--出-來,若轉去彼个無自由的所在,就無通像佇美國按呢,會當四界耍--矣!」

「你咧烏白講啥--啦!」Hui--a驚一趒,大聲共應。

In後來無做伙去旅遊。閣後來,彼个查某囡仔嘛無遐捷來揣Hui--a--矣。閣較後來,Hui--a聽著一寡風聲,講,彼个查某囡仔是某一个將軍的tsőo囝,伊知兩人身份差傷濟,自動無佮對方閣往來。進前走精lin-long踅的干樂,Hui--a這馬共抾--起-來,哼哼慼慼了,予干樂閣徛在運轉。這是Hui--a第一擺啖著失戀的滋味。

Hui--a欲翻頭做好學生,毋閣伊的心肝猶會不時酸揻揻。

「喂!我看你失志失神幾若工--矣,按呢真毋好!來,來參加阮的活動,加捌寡新朋友較好!」佮Hui--a蹛仝棟學寮的一个台灣人,佇伊失戀日了後的第七工,刁工走來揣伊,真熱情欲搝伊去參加一寡台灣人佇美國彼搭的社交活動。

Hui--a無心,毋閣答應彼个人的邀請。「用鬧熱做溫泉來治療孤單這號病症。」伊按呢解說。

今到美國的時,Hui--a驚家己語言能力綴袂著陣,就刁持無愛佮台灣人做伙,逐工攏佮遐白人烏人鬥陣,操練家己的英語。這擺,是伊第一遍去參加台灣人的活動。「我捷佇學寮拄著你,見面三分情,看久嘛熟似。我看你攏袂愛佮人相借問,古意古意,顧讀冊,按呢毋好!」新朋友𤆬Hui--a去聚會的路裡,起一个話頭,想講按呢生Hui--a會感覺較四序,「我知你是醫學院的學生。我--矣,是物理系的學生,當咧做博士研究。我來遮欲倚第四冬--矣,世面捌比你濟--寡,應該就愛來照顧像你按呢的新人。有一寡代誌愛𤆬你去瞭解。」

Hui--a佮我講:「彼擺經驗足奇妙!路裡,我攏無講話,想講這个人真神祕,總袂共我騙去賣?彼當陣伊咧駛車,沿路捌停車抾兩个人,我戇戇坐踮車裡,嘛無想講欲趁機會旋。好佳哉無旋!無,就無法度捌著阮某!」

我問:「彼擺聚會,予你有機會發展新戀情?」

Hui--a起愛笑:「毋是--啦!車內另外兩个人,其中一个後來變做我的牽手,毋閣彼是後--來的代誌,是足濟代誌以後的代誌。彼擺的聚會--喔...」

彼擺的聚會有20个台灣人參加,檢采其他人是捷來的老鳥,車裡三个人攏是第一擺來的菜鳥仔;老鳥相菜鳥的眼神利利,敢若欲共in啄彼款範勢;𤆬in來的彼个人緊走出來講這三位的名姓佮背景,「我觀察in足久--矣,無問題--啦!」

Hui--a對眼前發生的代誌猶閣捎無總,人就共伊捒,「你!閣共逐家紹介你家己!」,Hui--a一時煞愣佇遐,規間房間 - in聚會的所在是某物人in兜,一間郊外的大厝 - 恬tsiuh-tsiuh,礙虐礙虐的時間,有人就講話--矣:「遐爾恬,毋講話,敢真正無問題?」𤆬in來的彼个人面色歹看,毋知欲按怎應。

「呃!窗仔外有人!」一个人喝聲!

「啥物人?」

房間內一个人走去拍開窗仔,有人已經開門傱--出-去。

Hui--a佇原地tshāi--咧,想無咧搬佗一齣?掠賊?

拄才開門傱--出-去的人這馬轉--來-矣,怦怦喘,「閣是彼箍死爪粑仔!有看著伊提相機,准是欲來偷翕咱的聚會!伊會曉翕,我嘛會曉翕,幹!」話講煞,伊提一副相機,幌--咧幌--咧予逐家看!

眾人隨拍噗仔,「贊!贊!贊!留下歷史證據,這幹--的準備臭名萬萬年!」

Hui--a講話--矣:「請問,恁講的爪粑仔是啥物人?啥物意思?」

房間內又閣恬--去。有人講出一个人名。Hui--a趒一趒!

「彼擺的代誌就是按呢。彼个爪粑仔的名我有印象,伊就是早前彼擺,唯一參加考試,嘛唯一提著獎學金的人!我聽著這个名,身軀趒一--下,in煞掠準我佮爪粑仔是仝黨的!」Hui--a按呢講。

我講:「這聲誤會大條!」

「哈哈,誤會大條無要緊。我本成就毋是一个厚話的人,袂愛講話,嘛袂愛佮人冤。後來我去參加聚會,常在坐佇上角仔,恬tsiuh-tsiuh,就一直有人掠準我是爪粑仔彼黨--的。」

「我講彼擺聚會真奇妙,第一是我後來的牽手就佇身軀邊,袂曉講話閣hông誤會,好佳哉有伊講開。第二--呢,彼个爪粑仔有翕著我的相!後來人共我講,彼有寫佇『波士頓通訊』內底,因為按呢,閣來的20外冬我攏袂當轉來台灣!」Hui--a的情緒開始夯,「彼个爪粑仔!爪粑仔!為按怎好好人毋做,欲做爪粑仔?我真想袂曉--矣!」

~~~

Hui--a轉來到台灣已經是一九九九年。伊本成干焦想欲轉來看in老母,共in老爸培墓,了後就閣欲轉去美國 - 畢竟,伊的家庭都佇遐釘根--矣。一位政府方面的官員趁伊佇台灣的時間去共拜訪。

「這馬社會當咧改變,國家需要專業人才來鬥相共。」政府官員一來就明白表示,希望Hui--a會當留踮台灣。

Hui--a無應話。

官員閣講:「阮知影你佇美國是腦佮精神醫學方面的專家。咱台灣這馬咧大改變,閣無偌久就迒到21世紀,阮相信這方面的醫學佇未來非常重要。所以阮希望你留--落-來,共阮鬥相共,共台灣鬥相共,拜托!」

遮的話佮Hui--a當年出國時的向望相合,伊的心振動--矣。就按呢,伊共某囝放踮美國,一个人孤身佇台灣。

政府對Hui--a袂䆀,予伊做一間「特殊」療養院的院長。官員足謹慎共Hui--a強調「特殊」!

療養院起佇郊區。佔地非常闊。院區內底,種足濟花佮草,閣有大樹涼亭,規个環境創甲若公園,加上幾若棟起甲媠媠的建築,毋知影的人,拍算會掠準遮是啥物富戶人咧蹛的別莊。

「因為會來遮的病人攏較無仝。阮就設計這款環境,對in做人性化的治療佮管理。」官員按呢共Hui--a解說。

「In是啥物病症的患者?」Hui--a問。

「噯!」官員吐大氣,「煞毋知這幾冬以來,台灣逐冬都有選舉。選舉若到,痟人就濟--起-來,選舉一過,in就予家屬押去病院喝救!這款情形一冬害過一冬,袂輸流行病--咧,衛生署感覺代誌蹊蹺,兩冬前就佇這搭起這間療養院,對外講是新起一間國家級的精神病院,事實上,是用療養院的名義共一寡較嚴重的「選舉病」患者抾來做一伙,通共in做研究。「選舉病」若無治療方法,恐驚台灣未來會規組害了了!」

「選舉病!歐美國家敢若無?」官員紲咧問。

Hui--a幌頭。這號病症,精神病的診斷佮統計手冊DSM內底無寫,伊家己是第一擺聽--著。

官員講:「起頭阮揣台大醫學院的醫生來做院長。伊佇遮治療患者嘛專心研究,本來一切都好勢好勢。幾個月前來一名患者,伊hông送--入-來的時,正手死直攑懸懸,真硬tshiâng拗袂落--來;筋肉閣一直顫,喙gap--咧gap--咧煞攏袂出聲。毋若按呢,這名患者閣會拍--人,伊若看著衫褲穿佮伊無仝色水的人,就欲過去kâng蹔!所以伊佇遮攏hông縛--咧,干焦欲予坐輪椅爾,醫護人員講這是”保護管束”。」小吞喙瀾了,官員紲咧講,「伊的病症一直按呢。毋過有一工,伊雄雄家己好--起-來!正手的筋肉冗--去,手放落--來,目箍紅紅,目框含水。院長聽著人共報這个消息,緊走--來。伊問患者感覺按怎?患者講,我陷眠精神才發覺,原來選舉毋是按呢生。講煞伊就一直吼,院長共安慰;隔轉工,患者就出院--矣。院長佇這件代誌過無外久就辭頭路,連台大的教學工課嘛總辭!伊講,伊了解--矣!毋閣,阮逐家煞捎無總!伊全部的研究資料攏拍無--去,本人嘛失蹤--去!」

便講話便行,官員佮Hui--a已經來到療養院主建築的門喙。官員最後講:「拄才我佮你講的遐,請你毋通講--出-去。等一下,療養院的代院長會來佮你tsih接。」講了,伊手共Hui--a的肩胛頭貼貼--咧。

Hui--a真緊就開始新工課,研究的材料連鞭就熟手。毋免偌久,Hui--a就得著院裡遐醫生護士的尊敬。毋若因為Hui--a是按美國轉--來的,有先進的思想佮做法,嘛因為Hui--a無官羶,好笑神,好鬥陣,話無厚但是利閣趣味。

缺失前一任院長的研究資料並無礙著Hui--a心內的計劃;伊共每一个患者的病歷攏詳細讀--過,要求逐个患者的逐項診斷資料攏愛斟酌閣測量。掠外,伊閣逐不時佮療養院內底的醫生開會,斟酌討論佮交換針對逐个患者的診斷意見。Hui--a講,遮的工課是欲揣出法度通解決問題的代先步數。規个tshuân甲齊開欲一冬的時間,尾手,伊請工程師來療養院安一座超級電腦,講欲利用電腦運算分析,揣出遮患者看--來無理路的逐項資料內底相疊的”pattern”。

按呢閣經過冬外,佇某一个禮拜一的會議,Hui--a宣布欲試一款”行為療法” - 療養院裡欲創一个「自治委員會」,予患者佇特別設計過的環境內底,閣參與一擺選舉。「所有患者的資料經過分析了後,發現環境內底的一寡因素對in的行為有重大影響。所以咱愛創造一个環境,控制遮的變因,用按呢來試撨in的行為。」Hui--a共手頭的分析資料影印幾若份分予逐家,閣共in解說。

欲創「自治委員會」的消息一予遐的患者知影,一寡人隨掠狂!醫生共Hui--a反應,Hui--a講:「無要緊!行為療法一開始定定會有倒反的效果,咱繼續,看後壁面的狀況按怎。」「自治委員會」選舉就繼續進行。Hui--a佮遐醫生特別去設計關係參選、助選、人脈網路內底的一寡鋩角,予患者袂得有脫線抑是走精的行為。經過按呢一月日“行為療法”的選舉以後,竟然予患者攏恢復正常!In佇上尾工頓票,票開了,毋管是毋是參選人,攏mooh做伙吼。毋肯食物的患者,這時咧喝腹肚枵,喙歪目掣--的,這時變甲面容端正,規工踅踅唸--的,這時恬tsiuh-tsiuh,喑噁抑毋講話--的,這時會唱歌。醫生看--著,緊走去共Hui--a報告,Hui--a真歡喜,「成功--矣!有效--矣!」毋閣心內隨發疑礙,「In代先會吼?」

電視報紙攏無報療養院的新聞,政府中央煞即時就知。衛生署長搶代先共Hui--a揣去食飯,感謝伊的研究佮貢獻。第二的來揣Hui--a的,想袂到是法務部長!Hui--a見著法務部長,感覺誠稀罕。

法務部長佮Hui--a握手,伊咧笑,喙歪歪。

「實在真感謝你的研究。毋若共遮痟人治療好,嘛替台灣解決一个大問題!」法務部長講,「閣來,明年寒--人的時,國內有一場大場的選舉!選舉時會有真濟犯罪的代誌,選後,選舉病的痟人應該閣會大量增加。我希望你會使共法務部鬥相共,予阮一分報告,將來共你發明的治療法推捒去全國各地,未來嘛通改進咱選舉的方式。」

法務部長無請Hui--a食飯,講話真囉嗦,一甌茶啉欲二點鐘。部長離開了後,Hui--a放輕鬆,坐踮院長辦公室的䖙椅,目睭微微起愛睏。伊相著桌頂部長留落來的名刺。規的人趒一趒。三看彼个名,愈看愈熟似,熟似合記持,心肝起交懍恂。

~~~

有一段時間無選舉,毋閣,遐經過”行為療法”恢復了出院的患者,竟然一个紲一个閣夯--起-來,hông送轉來療養院。Hui--a感覺小可餒志,「是毋是因為選舉閣欲到--矣?但是,今年底的選舉都毋是全國攏有?」,伊想無,全國干焦兩个市有市長佮議員的選舉,影響若會遐大?到底機關是藏佇佗?

今年寒--人的選舉非常激烈,尤其是台北市 - 仙拚仙,拚死猴齊天。選舉了,著選舉病的患者數目衝上崎,hông送來療養院的人數不止仔濟。Hui--a交代醫護人員,愛謹慎處理每一个患者。

禮拜一開會的時,一名醫生提問:「針對遮新个病患,咱敢欲閣試驗”行為療法”?」

Hui--a講:「咱閣來試看覓。這擺來改變一寡無仝的環境因素,看效果按怎。」

隔幾工,約略是選舉了一禮拜後,Hui--a接著台灣CDC敲來的電話。

「有一名特殊病患需要貴院來拹助處理。」

「阮遮就是專門咧治療特殊患者的機構。請恁送伊過--來,阮會鬥處理。」

「Mh...mh,這个毋是一般的病人。總講一句,請恁共恁療養院頭前彼塊空地整理好勢,阮下晡兩點會用直升機共病人送到!彼時,阮負責人會來佮院長你講詳細的情形。」

「好,好,我會安排一組醫護人員專門負責這件代誌。」

特殊病人?Hui--a對”病人”兩字無蓋爽快,伊認為按呢是對”患者”無尊重的叫法。毋閣,對方一直強調”特殊”?電話掛了,Hui--a坐踮椅仔頂,目睭瞌瞌,共伊想會到的可能攏佇頭殼內搬一遍 - 總--是,下晡就會知”特殊”的真相--啦!伊對桌頂一台電話機的揤仔揤--一-下,吩咐下晡愛tshuân一組人通應付各種情形。

過晝,準準兩點,phu-lóo-pheh-lah的聲音對空中遠遠傳--來。一台軍用直升機出現佇療養院的頂頭,慢慢降來到院區頭前的空地停好勢;機身反射日頭光鑿目,phu-lóo-pheh-lah寬寬仔定--落-來。
Hui--a親身𤆬領一隊醫護人員徛佇邊仔等待。直升機停好的彼霎仔,空氣堅凍,逐家攏緊張甲毋敢大聲喘氣。

直升機正手爿的門hông捒開。代先出來的,是兩名男子,in穿殕色se-bí-loh佮白siat-tsuh,孤一爿的耳仔掛一條若電話線的物,這款形,一看就知是特務。綴咧in後壁落直升機的,是一个se-bí-loh鈕仔無齊鈕,嚴肅嚴肅,面煞有古錐笑容的中年人;這个人官羶誠厚,跤一踏地,也無插其他人,做伊行到Hui--a的面頭前。

「院長你好!我是疾病管制局CDC特別小組的組長。我姓張。」
「張組長你好!」Hui--a真有禮貌,正手伸出--去佮伊握手。

「咱就毋免閣客氣,正經代誌緊辦較要緊!」張組長講,「等--咧阮會有四位的維安人員佮恁的醫護人員做伙共病人押去病房。這規件代誌siat-thái機密!我請院長會使予我一寡時間,我愛單獨佮你做報告!」

Hui--a頕頭表示瞭解。轉來台灣這幾冬,”特殊”佮”私下報告”的代誌伊看誠濟,尤其,佇這間療養院 - 患者其實攏佮政治風雨有關係!

「是講,若會猶無看著患者?」Hui--a問。

張組長倒手攑懸向直升機邊仔的兩名維安人員擛--一下,兩人應--一-聲,仝款共倒手攑懸向直升機內底做手勢。緊張的氣氛閣再像大流湧--到。彼个“特殊”患者予兩名維安人員挾佇中央,勻勻仔行出直升機。

一般來講,”特殊”患者就是彼款會拍--人-的,會予人感覺受威脅--的;這款患者攏愛接受「保護管束」,in若毋是像肉粽按呢hông縛--咧,就是倒佇眠床頂hông扛。毋閣,這馬佇Hui--a面頭前的煞是一个老人,跤無枷手無銬,家己對直升機頂行--落-來!看--來是有歲的人,但是跤步閣真在。Hui--a心內憢疑著驚!伊小可眼--一-下,其他醫護人員嘛戇gia̍h戇gia̍h。

「這?是按怎?」Hui--a越頭相張組長。

「請in先共病人送到隔離病房去。我連鞭就會共你報告佮解說。」

Hui--a無閣加講啥。伊請猶閣霧嗄嗄的醫護小組引𤆬四名維安人員;規陣人佇外輾,患者做餡,行對醫療大樓正爿彼个有暗號鎖的偏門 - 門內是針對特殊患者設計的隔離觀察病房,in一般攏愛佇這搭接受幾若工甚至幾若月日的醫療觀察。

「張組長,請綴我來。」,另外彼頭,Hui--a𤆬張組長行入去醫療大樓內底,欲到伊佇這棟大樓上頂懸棧的辦公室;療養院裡上幽靜的所在。Hui--a平常時攏佇遐處理公文,嘛佮意佇遐接待賓客;辦公室原木的桌仔佮冊櫥有自然的芳味,予人感覺心爽,冊櫥內底的冊 - 凡勢欲倚千本 - 掖出智識的芬芳,予人心平靜。辦公室自然嘛成做Hui--a的研究室;Hui--a上愛的工課其實是學者,院長干焦是一款身份。

~~~

「李醫師,驗血,MRI,EEG的報告攏佇遮。」護士提一个橐仔予一位少年醫生。

「血糖,血油,CRP,m̀...m̀,逐項攏正常」李醫師共橐仔內的報告單提--出-來,一項一項斟酌巡,「MRI,m̀...」這馬李醫師開始讀MRI的報告,閣共一塊CD hē入去電腦內底,手掠鳥鼠仔,振動振動、揤--咧揤--咧詳細檢查患者大腦的逐層影像,「...大腦有一寡奇怪的烏影,毋過應該是正常,真濟老人攏按呢,是失智的起頭症狀...」伊家己嗤呲。

一點鐘過,李醫師共護士閣叫來,「遮的報告我看了,患者的狀況算是健康。按呢,你安排一下,下晡我愛佮患者面會,共伊做心理量表的檢查。」護士應聲隨去。

“特殊患者”孤一个蹛一間房間。房間無窗仔,空氣循環倚靠24點鐘的空調。內面有簡單的一張眠床,一條桌仔佮一條椅仔,嘛有一个用半个人遐懸的牆仔圍--起-來的便所,猶有幾若枝攝影機,予患者行甲佗都無死角通覕,外口會當隨時觀察佮監視伊的行動。

李醫師穿一領白白的醫生衫,下晡三點來到這間房間。房間內的老人當咧伸勻做運動。

「我hông關踮遮足無聊!」老人看著李醫師隨講。

「阿伯,這暫時的啦。等咱檢查做了,就會使予你出去自由活動。」

「你手提彼啥?欲來予我做藝量--毋?」

「無啦!這是檢查表,等--咧我會解說予你聽,愛請你配合來回答。」

「真無趣味!恁少年醫生攏按呢--毋?先去斟一甌茶予我啉,我喙焦。」

李醫師笑笑,只好將筆佮資料囥卓頂,行去門邊,透過對講機,請外口的護士送一甌茶入--來。

茶送到,老人捀--來就青狂啉,無二喙就浞著,嗽袂離。李醫師一看按呢,緊走去揤彼粒紅的喝救揤仔,閣傱去老人遐欲共搭尻脊骿;無拍算,老人喀一聲,一喙水霧--出-來,灇甲李醫師澹規頭規面;護士這時傱--來,喝:「李醫師,有要緊--無?」,即時就共李醫師搝退後二步。老人竟然閣霧一喙水,李醫師這聲規身軀澹漉漉,護士的跤手嘛全全是老人霧出來的水佮喙瀾𣻸。

「歹勢!歹勢!食老定定按呢,啉水gâu浞--著。」老人喙唇猶閣澹澹,便講閣便共賰無半甌的茶啉落喉。

「李醫師,欲按怎?」護士這時激一个苺仔面。

「咱先去洗身軀,換衫。量表檢查,小停較閣做。」李醫師真bô-ta-uâ,越頭面對患者,「阿伯,咱等--咧才閣來做檢查。你先歇睏一下。」

老人笑咍咍,「無要緊!無要緊!」

~~~

經過五工的觀察佮檢查了後,李醫師提出報告講“特殊患者”一切攏誠正常,連「選舉病」一般愛有的症頭都無,通予伊出來佮一般患者做伙生活。逐家就開會決議放伊到院區內底,嘛予伊會當參加”自治委員會”的選舉,接受行為療法。

經過兩工,Hui--a感覺代誌毋著。

院區失去平常時的規矩,逐位就有冤家,相罵的吵鬧聲。患者攏暢甲擋袂牢,in無愛閣聽醫護人員的指揮,攏講家己足正常,毋閣無人想欲出院。

彼工下晡,三樓的活動中心雄雄有桌仔徙振動的聲,患者規陣對遐去。一大陣人挨挨kheh-kheh圍做伙,一个老人跤手猛掠peh起lih拄排好的桌仔頂,佇頂面共身軀掠直,徛在;下面的桌仔互相kho̍k-kho̍k挵,頂面的老人暢甲面紅紅,準備欲講話。伊後壁竟然閣peh起來一排人,笑微微徛佇遐,袂輸一堵懸低無齊閣幌來幌去的牆仔,成做老人的背景。

老人開始演講。伊大聲喝:「我是一號!一號就是我!」

其他患者聽著按呢,若予魔神仔牽--去,隨喝應:「一號!一號!一號!...」

喝應欲一分鐘久;徛佇桌頂的老人愈聽愈爽,面愈紅,予下跤的桌仔愈來愈緊咧kho̍k-kho̍k挵。

這馬,老人欲開喙講出第二句話,siâng時,毋知對佗有gá-suh lá-pah的聲ki-ki響,遐的患者聽--著爽歪歪,做伙大聲拍噗仔。茹tsháng-tsháng 鬧tshai-tshai的狀況內底,老人更加大聲,「恁逐家講,予我當選,予我做主委,好毋好?」

Gá-suh lá-pah比第一擺閣較懸音來ki,「當選!當選!當選!當選!...」,喝聲無停,老人笑咍咍,伊後壁遐的人嘛笑甲愣愣。

療養院內底的狀況若相拍電按呢已經失去控制!面對這款撞突的情形,Hui--a緊揣遐醫生護士逐家覕踮五樓會議室,討論代誌欲按怎處理較好。

「院裡若會有gá-suh lá-pah?」Hui--a目頭結結共逐家問。

逐家互相對看,無人知。

「院長!咱是毋是應該愛通知CDC--矣?」李醫師雄雄徛--起-來,規个面若雞胿膨風,大聲喝,共Hui--a建議。

Hui--a共伊tsîn,目蚶隨崁落--來。無人敢加講話。

「院裡這馬的狀況佮CDC有關係?」一位中年醫師紲咧問。

逐家攑頭,目箭對Hui--a射--去,咧等待伊的回答。

「李醫師,你未免傷家婆--矣!」Hui--a罕得起性地,掠李醫師金金相。

「院長!這馬代誌咧袂收煞!這个時陣,愛予逐家知影真相較著!」李醫師閣發言,正義感滿溢,一字一字逐家聽甲真清楚。

這時,Hui--a目睭閣瞌--起-來,䖙佇䖙椅,規个人浸咧思考內底。

「啥物真相?」「真相?」會議室內底逐家開始嗤嗤呲呲咧議論。

會議室的放送頭pi-pi-pok-pok發出聲音,然後是一个老歲仔咧咳嗽:「我當選委員會主委了後,院長就愛佮我配合,佮逐家坦白伊貪污食錢的代誌!我嘛會捒新的管理政策!院長無法度閣獨裁--啦!恁講,按呢好毋好?」,紲接是吵鬧的人聲佮噗仔聲,gá-suh lá-pah閣再搝長ki-ki吼。

「院長!」無分少年--的抑老的醫生,攏總徛--起-來。In的氣勢壓迫Hui--a一定愛予in一个交代。

「李醫師!你,請你來共逐家講!我進前有答應張組長袂使洩漏這个祕密!阮彼工的對話,是無細膩才予你聽--去,我彼陣有愛你保守祕密,毋閣代誌就已經變甲按呢--矣,為著逐家的安全,你就共代誌講--出-來。」

Hui--a話講煞,逐家越頭看李醫師。

「我,...好!院長,逐家,我講!」

~~~

Hui--a𤆬張組長來到伊的辦公室。張組長後跤行入,順手就共門關好鎖牢。Hui--a隨翻頭,「張組長!若有人客佇遮,我毋捌咧鎖門!你按呢是啥物意思?」
「院長,這層代誌siat-thái機密。我無希望咱講話的內容有第三个人知影,嘛無希望咱講話的時受其他代誌影響!所以,請寬諒我共門鎖--起-來。」

Hui--a小可無奈,心內想講:「機密?著選舉病的患者,會有啥機密?」,伊行去家己平常時咧坐的辦公椅,坐好勢,請張組長坐伊對面的膨椅。

「M̀。」張組長感覺Hui--a禮數無夠,出聲表示不滿。「代先,我抑是愛閣提醒你,這个病人siat-thái特殊!Siat-thái危險!」

「我知!」Hui--a應甲潦草。自伊接著CDC的電話,”特殊”兩字已經聽傷濟擺--矣。

「你敢完全袂認得伊?」張組長問。

Hui--a認真想,這名患者蓋成面熟面熟?前一站佇電視新聞內底敢若常常看著伊?毋閣,伊到底是...?Hui--a想無,伊幌頭:「我佇美國蹛足久,無咧插台灣的代誌,對台灣政治更加無興趣。我佇遮是做研究,希望對台灣醫學有淡薄仔貢獻。這个患者,我是共當做一般病患看待。伊若是啥物有名聲的人物,歹勢,我毋捌--伊。我認為,伊佇遮嘛無可能得著優待佮特權。」

「M̀」張組長閣發出不滿的聲音。伊對se-bí-loh內面爿的一的暗袋提出一張拗甲四正的紙,褫開,㧣予Hui--a,「你看?」

Hui--a共彼張紙提倚來面頭前,發見紙面頂印的,敢毋是拄才hông送入院的患者?伊斟酌看,紙面頂閣有寫字,這張敢毋是選舉傳單?

「伊是?」Hui--a猶原捎無總。

「伊是這擺市長參選人!」張組長大聲講。

「啊!選舉選甲起痟?」Hui--a雄雄瞭解。

「院長,這就是我欲共你解說的所在!你臆的,拄好佮伊的情形倒反。事實是,伊會參加選舉,正正是因為伊精神無正常!」

Hui--a的表情驚疑,拄才的瞭解即時四散,「精神無拄好的人嘛會使參選?」

「當然毋是按呢!」張組長閣一擺發出不滿的抗議,「伊的精神無正常,外口人是看袂出--來-的。一般人顛倒會感覺伊足gâu,足熱情,對公共事務足有辦法!毋閣你若看伊的行為,一直咧參加總統大選,選無牢閣來選市長,正常人袂按呢--啦。」

Hui--a講:「遮爾愛選舉,毋是逐个政客都按呢?伊是較愛展風神出來弄爾爾 ?」

「M̀」張組長講,「代誌若有遮簡單就好解決--矣。」

「M̀」Hui--a嘛發出仝款的聲音。

「台灣的CDC代先是得著美國國防部通知,講,這个人可能受一款病毒感染所以行為失常。阮知影了後,誠緊張,就偷偷仔khîng伊身軀的見本來化驗。結果...」張組長講到遮雄雄換一个話題,「院長,你的學術專業一定知影Phu-lí-òng這項物--honnh?」

Hui--a頕頭,「彼是造成痟牛病的病原體。」

張組長笑微微,「我就知你一定瞭解!按呢,Phu-lí-òng我就免閣開時間解說。阮佇這个老人身軀頂發現一種新的病毒,生甲參Phu-lí-òng蓋相siāng。」

Hui--a目睭展大。

張組長繼續講,「阮用鳥鼠仔做實驗,發現受感染的鳥鼠,會變甲非常活跳,而且,in佮正常鳥鼠比--起-來,會加開兩,三倍時間去創社交行為。」

Hui--a問,「這个病毒會感染神經系統?」

「院長果然專家,一講就著!這款病毒會侵犯中樞神經系統。解剖鳥鼠發現,病毒主要攏囤佇大腦裡。病毒袂去侵犯跤手等等的周邊神經系統,毋閣,有一寡病毒會走去肝裡;所致,著病的鳥鼠頭會脹大,肝會發炎,行動正常,但是行為失常。」

「阮攏總利用鳥鼠仔做六組試驗。鳥鼠仔若受感染,會硬欲做鳥鼠王。這款行為會造成鳥鼠仔的錯亂,因為正常的鳥鼠仔無需要”王”來統治。後來,阮閣發現,這款病毒會相穢!致使逐隻鳥鼠最後攏數想欲做王!In就開始相拍,咬來咬去,落尾就死了了。」

「啊!這病毒會相穢!你、你!竟然送一个有傳染病的患者來我這間療養院!」Hui--a情緒激動。

「先莫緊張,院長。這款病毒無遐爾簡單就會相穢。」張組長講甲喙乾的款,「院長,你遮敢有茶水?」

「有,有。」Hui--a peh起身行到啉水機頭前,斟一甌白滾水捀予張組長。

「咱講這款病毒無遐爾簡單來相穢,是因為阮嘛偷偷仔去khîng見本,檢驗佮老先生定有接觸的人。阮發現,干焦11个人受感染。」

「閣有,」張組長紲咧講,「經過各種分析,阮會使肯定講,老先生一直參選佮傷過濟的社交活動,攏是因為病毒的關係。彼11个受感染的人,慢慢嘛攏有仝款的症頭出現。」

「是佗11个人?」Hui--a問。

「我無方便講。毋閣院長,你若對台灣社會加寡關心,真簡單就知我講的是啥物人。In的症頭攏仝款,社交活動濟,愛hông注意,愛上新聞,愛權力,愛控制別人,有時會刁工吼予人看。」

「院長,我已經共這个病人的狀況攏講予你知--矣。阮送伊來遮,是欲共伊和社會隔開,因為伊身軀內的病毒已經傷厚!阮誠煩惱閣予伊佇外口pha-pha走會予這款病毒加速湠開。恁療養院有上好的醫生嘛有上好的設備通對伊有完全的掌握。」

「敢講,這款病毒無藥仔通醫?」Hui--a問。

「這馬無,未來,恐驚嘛真僫。這就是講,老先生賰偌濟性命攏愛佇療養院內底過!阮希望,毋管按怎,恁攏袂使同意伊的出院申請。」

Hui--a目睭nih 一下。

「恁若無法度答應阮的要求,阮只好請國防部來遮消毒--矣。」

「消毒?」

「簡單講,阮會共恁當做受感染的人!為著國家安全佮機密保護,只好犧牲--恁。」

「張組長!你咧威脅我!」Hui--a目睭噴火!

「院長!你按呢講是會拍歹感情--喔!我無威脅你,我干焦是咧做我該做的工課爾爾。」張組長一爿講,閣對伊的橐袋仔內底提出一張紙,大力共頓佇辦公桌頂,「請你佇遮簽名!」

Hui--a相彼張紙 - 保密合約!伊干焦會當簽名,無,閣欲按怎--矣?

張組長看Hui--a佇保密合約頂懸簽名,笑甲真滿意。欲走進前,張組長刁工用神祕的口氣講,「美國其實早就知影這个病毒--矣!你蹛佇遐遐久,閣是咧做這方面的研究,in攏無予你知--honnh?這个病毒佇地球已經存在真久,嘛佇咱人的四周圍流行足久--囉,大部分的國家領導者攏有受感染!這是祕密,袂當講--出-去-喔!」

張組長便講,就欲賰手去開門。Hui--a共喝--咧。

「張組長!我想,這个病毒已經湠甲台灣滿四界。這幾冬以來選舉病遐濟,kánn毋是這个病毒造成的?我答應你保守祕密,我就會做--到。毋閣,既然我知影這个病毒的存在,我就無可能毋插--伊。我紲--落-來的工課就會來研究這个病毒的疫苗。」

張組長無共hiù,家己開門行--出-去。伊干焦簡單講一句:「院長,你毋通插傷濟無應該插的代誌,以後才會當享受退休生活。」

賰院長一个人佇辦公室,伊䖙佇椅仔頂,目睭瞌瞌咧思考。

「院長!我毋是刁工的!我、我只是入來揣一本參考冊...你講--過,會使共你遮當做圖書館!」

Hui--a規个人驚一趒對椅仔頂跳--起-來,李醫師對冊櫥後壁趖--出-來。

~~~

李醫師共伊彼工聽--著的齊講--出-來。人人攏面反死白。

「我本來想講,彼个老歲仔干焦選舉選甲起痟爾,想袂到情形竟然遮爾嚴重!」年歲上輕的一位護士一爿講一爿吼,「這馬按呢,咱敢會予in“消毒”--去?」

「莫通知CDC就無代誌--矣!」護士長徛起來講話。

「是siâng?是siâng主張放彼箍老芋仔出--來,閣予伊會當參加自治委員會選舉?」一位較資深的老醫師真受氣,徛起來大聲講話。

「其它患者是毋是嘛已經予病毒感染--著?」「是欲按怎辦較好?」會議室內底的人相爭提出問題,發表意見;干焦Hui--a,頭犁犁,手扲拳頭拇,一句話都無講。

吵吵鬧鬧規半晡,hm̍h-hm̍h的Hui--a總算講話:「請逐家安靜聽我講。」

會議室恬--落-來。「這个患者是我同意接收--的,保密合約嘛是我簽--的,所以,我應當出面來解決這件代誌。」

「咱若無通知CDC,療養院到尾--仔,凡勢就佮遐hông做試驗的鳥鼠仝款,逐个人攏受病毒感染,掠狂,相車拚,所有的人攏會死,這款結果是我上無願意看--著-的。所以我決定欲通知CDC,予in來處理這馬的狀況,毋閣請恁逐家放心,我絕對袂予in對咱”消毒”!」

「請逐家毋通離開會議室,才袂有受感染的風險。我,欲親身去CDC的總部,幾點鐘內,一定會轉來予逐家一个交代。」

這句話講了,Hui--a徛--起-來,「我佮逐家親像兄弟姊妹仝款。這馬,恁若有人信我袂過--的,拜托恁出聲,講一句話,我就留踮遮,佮恁做伙!」

有五分鐘久,會議室靜清清。Hui--a家己一个,行--出-去,關門。

~~~

CDC佮國防部參詳了,決定軍隊介入共醫護人員佮患者先隔開,以後才閣揣所在安置。In嘛要求所有的醫護人員從今以後袂使離開療養院一跤步!

Hui--a抗議:「恁若會使共健康人佮傳染病患者關關做一伙!」

張組長講:「這是為全國安全考慮!而且,」伊目睭nih--咧,「經過檢查,恁李醫師體內有病毒!凡勢伊早就受感染!恁嘛可能予穢--著!」

Hui--a喙唇振動,張組長共喝:「莫閣講--矣!敢講,你希望阮共恁”消毒”?」
半冬後,佇閣較偏僻的所在,外人僫理解的地點,有一間新起好的療養院,正式運作。

這間療養院誠特殊,規年透冬內面攏咧選舉。一擺選無牢的人,拚死嘛會參加後一擺的選舉,嘛有選輸起呸面的人,召集支持者,槓破窗仔,放火燒椅桌,啥物夭壽代攏敢做。選舉的過程,買票,放紙虎,甚至kâng崁布袋,啥物出頭,啥款的垃圾步攏有。毋閣療養院裡的患者,對選舉都興tshih-tshih,袂輸佇選舉這條無盡磅的路遐有一个目標咧擛手,予in按怎逐就逐袂siān。

~~~

我欲予恁知的,就是以上這个故事。

你問我Hui--a到尾--仔按怎--矣?2008年的3月22,暗時新聞報導:神祕的山中療養院大火。Hui--a、醫護人員佮患者攏走無出--來。

療養院大火了,無偌久,我收著一張批。寄批的人無落名,拆開看,內底干焦一張紙條仔佮一支鎖匙。紙條頂懸是Hui--a的筆跡,有寫一个人名、一間銀行的名佮保險櫃的暗號。我真驚惶,毋過抑是去到彼間銀行,請辦事員𤆬我到彼个保險櫃的頭前,擰暗號拍開保險櫃,提鎖匙拍開內底的一个匣仔:一張批,佮一支USB儉仔。

USB儉仔內底有五个檔案,二个是Hui--a家己講話錄影,另外三个是伊咧做的疫苗研究筆記。若彼張批,伊佇錄影內底交代,愛親身共交予先生娘 - 伊一生上愛嘛上對不住的人。

我相信Hui--a講的攏是千真萬確的代誌,毋是凊彩講講烏白hâu-la̍k欲來嚇驚人的。伊佇錄影裡按呢講:「這款病毒通世界咧湠。散赤,善良,溫純的人予好額,獨裁,酷刑的人欺壓,原來就是人類受感染著病。這款流行病予人會去愛錢,愛權,愛面子。患病的人為欲提著錢佮權,啥款代誌in攏敢!親像我少年時拄著的彼个爪粑仔,我想伊會去做彼款害--人的代誌,是因為伊破病!若無緊開發出有效力的疫苗,這號予人破病甲不知不覺的病毒,落尾一定會致使咱滅亡。」

吞忍一冬,我決定欲離開台灣。總--是,愛先來去美國,完成Hui--a的交代。

Hui--a在生上尾咧做的代誌就是研究這號病毒的疫苗,毋閣伊的工課袂赴完成。這馬資料攏佇我的手頭 - 教授看我這个毋成學生真有,愛我來共完成這个救世的任務!我是捽仔,我無膽,我毋敢...所以,我共規个資料攏囥去網路頂懸,URL是:https://goo.gl/7mef7Z。有緣閣腳數好的人若提著遮的資料通繼續教授的研究,普渡慈航,搶救這个當咧害--去的世界。

到遮,我已經傷厚話--矣。行李款款--咧,機票早買好--矣,閣兩點鐘,我就欲飛去到非洲,佮人熊,目鏡猴,猩猩相放伴!

賰的,就是恁的代誌。

再會!


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, Blogger...